<track id="qvpgk"></track>
    <mark id="qvpgk"><track id="qvpgk"></track></mark>
      <mark id="qvpgk"></mark>
        1. <sup id="qvpgk"></sup>
            1. X
              0550-3018061

              供應鏈應收賬款質押融資擔保業務探析

              發布日期:2021-10-29 瀏覽次數:4129

              供應鏈應收賬款質押融資擔保業務探析

              劉亞林 舒家漢 胡勇

              實行經濟“雙循環”,國家大力倡導和支持發展供應鏈金融,無論是銀行還是擔保公司等金融及金融服務企業,開展供應鏈融資業務先決條件是與有實力的核心企業、龍頭企業形成合作聯盟。在實際運作過程中,為取得較高商業折扣,核心企業(應付方)往往會采用現付即供應商開具發票入賬后較短時間內(一般1-5天)付款,賬面應付款迅速歸零或很??;或者采用見票即付款,發票還沒有入賬即付款項,賬面不存在會計意義上的應付賬款數額。這與當下商業銀行應收賬款質押貸款業務以應付方確認賬面應付款數額為準相矛盾,供應鏈上實際能達到銀行應收賬款質押條件的中小微企業很少;另一方面如果核心企業對供應商應收賬款較長,證明其實力不強,與其合作必將面臨較大風險。如何挖潛賬面應收賬款賬期短(甚至沒有)的供應鏈應收賬款融資擔保業務?金泰融資擔保公司應用“鏈”思維,以挖潛整合核心企業及鏈成員動態數據為手段,改變監管方式、將應收賬款業務落點貼近再貼近中小微企業墊付成本時間點,拓展較大業務空間的做法,為供應鏈融資業務探索新路。

              一、按最貼近墊付成本的時間分別計量各種形態應收賬款

              為獲得資金墊付與結算時間差,金泰擔保公司將計量供應商應收賬款的時間節點進行了如下調整:

              (一)原材料供應商。應收賬款從指定承運方啟運起算,形成了啟運原材料價款、入庫未開票價款、開票未入賬價款、開票入賬未結算價款等,再減去應繳納稅款(運輸等費用款項核定折扣率時已考慮),形成各環節應收賬款數額;

              其中從貨物啟運開始計量應收賬款的前提條件是,需簽約貨物運輸公司(物流公司),即約定承運人指定貨物貨損保險受益人為擔保公司且運輸中途不得變更買主,如果違約造成的損失由承運人全額賠償(承運人需向擔保公司繳納與貨值同等價值保證金或提供同等價值抵質押物,可接入物流公司物流管理平臺監控)。否則,只能從貨物進入購方(應付方)倉庫起計算應收賬款價款。

              (二)工程承包商。應收賬款從承包工程施工前準備階段起算,形成施工準備價款、施工簽證工程量價款、工程進度款未覆蓋的部分價款、工程決算審計價款和開票未結算價款等??鄢募s保證金、質量保證金形成的應收賬款部分,再減去應繳納稅費款額,形成各環節應收賬款數額;

              二、按照不同形態應收賬款設定不同質押率

              (一)應收原材料購銷款設定的質押率。假定購銷合同中對結算的約定為:銷方本月供貨開票,次月月底前結算貨款,年擔保貸款綜合費率7\%以內。設定質押率見表1,供參考。

              1: 

              一級分類

              二級分類

              質押率

              銷售標準工業品

              指定承運方已啟運

              70\%

              銷售標準工業品

              購方已簽收

              80\%

              銷售標準工業品

              購方通知開發票且已收到發票

              93\%

              銷售原礦等非標產品

              指定承運方已啟運

              50\%

              銷售原礦等非標產品

              購方已簽收

              65\%

              銷售原礦等非標產品

              購方通知開票且已收到發票

              93\%

              通過檢查購銷雙方的歷史交易記錄,如果實際交易長于前述合同約定賬期,可以按照應收賬款余額對應的賬期,計算加權平均賬期,對照上表設定的質押率進行適當調整。

              (二)應收工程款設定的質押率。假定工程承包合同施工期限為1年,施工前準備及施工完成后驗收結算耗時3個月,1個季度撥付一次工程進度款,擔保貸款年綜合費率7\%以內。設定質押率見表2,供參考。

              2:

              一級分類

              二級分類

              質押率

              施工前準備

              施工便道

              30\%

              施工臨時生產生活建筑物

              30\%

              已安裝到施工現場專用機器設備

              30\%

              施工過程中

              現場測量計算的工程量

              60\%

              發包方現場項目經理記錄的工程量

              60\%

              支付工程進度款的剩余工程量

              60\%

              施工結束

              工程已完工,審計結論已出,尚未開票

              80\%

              工程已完工,審計結論已出,已開票

              93\%

              三、采用循環用信和賬戶監管方式

              應收賬款質押融資業務,銀行通常是鎖定應收賬款余額。但對于業務持續、交易額大、結算周期短(遠小于貸款期限)、余額變化快的應收賬款質押業務,往往不能有效增強應收款方的資金流動性,反而限制了當期結算,增加應收款方遠期結算風險。為彌補傳統應收賬款質押業務在操作上的不足,設定與應收賬款不斷變化相匹配的靈活合理操作方、監管方式尤為重要。

              (一)采取一次授信、循環用信的最高額授信擔保

              對于原材料供應商,應付方(核心企業)為爭取最大商業折扣、減少囤貨跌價風險,往往采取月招標、簽約、月供貨采購模式。如果每筆購銷合同做一筆擔保貸款,擔保公司、銀行審批時間上無法保證,同時每筆擔保貸款對應一筆借款合同,使得應收賬款質押登記頻率高、工作量大。采用最高額授信授信合同,可大幅減輕銀行、擔保公司審批和應收賬款質押登記工作量,也能提升貸款辦理質效。授信額度一般按照歷史月均交易額70\%匡算。

              對于工程承包商,發包方為縮短工期,減少市場不確定因素給項目帶來的風險,在工程達到一定的形象進度,預支部分工程款來保證后續工程順利進行。從工程成本墊支到預支工程款,形成一波接一波的工程墊款融資需求。如果每一波工程墊資做一筆擔保貸款,擔保公司、銀行同樣在時間上不僅無法保障,而且質押登記工作量極大。采用最高額授信方式同樣可以解決這些問題。授信額度一般按照合同約定的工程開始到第一次達到預支工程款條件期間墊支的工程成本70\%匡算。

              (二)摒棄傳統應收賬款余額監管,采用結算賬戶監管

              可以在應收賬款質押擔保貸款對應主辦銀行開立結算監管賬戶;不能在主辦銀行開立結算賬戶的,擔保公司可以幫助借款人在其它合作銀行開立結算賬戶(銀行往往會以結算流水、賬戶年均余額、承兌匯票貼現業務等作為開戶條件),專用于質押應收賬款結算監管。借款人開立賬戶時需在銀行預留印鑒片上增加擔保公司指定人員私章,將網銀復核U盾交予擔保公司專人管理,同時擔保公司與開戶銀行、應收賬款出質人三方簽訂結算賬戶共管協議,約定銀行在收到擔保公司扣劃款項、承兌匯票貼現還款等指令時給予配合。

                 在落實上述事項后,由擔保公司與借款人共同向應付方發出擬質押通知,明確告知擬質押已形成或將來形成的應收賬款通過結算賬戶結算、應付款方不因款項質押而止付、不影響款項正常結算、不存在抵銷及其它影響質押權利實現的情形,并取得確認回執。

              (三)與授信合同對應,完成應收賬款質押法定登記等事項

              因應收賬款流動性強特點,在不干預結算節奏情況下,由貨權轉化為應收賬款再轉化為票據或現金。擔保公司在設置應收賬款質押時,還應延伸預設置貨品質押、票據質押和現金質押,確保擔保公司質押權利不脫保。為減少擔保業務合同數量和合同簽約工作量,可把貨品質押、應收賬款質押、票據質押、現金質押四合一為《質押反擔保合同》。至此,借款人與銀行簽訂《最高額授信合同》、與擔保公司簽訂《委托擔保合同》和《質押反擔保合同》,擔保公司與銀行簽訂《最高額保證合同》,形成授信、擔保、反擔保業務邏輯鏈條,依照規定在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動產融資統一登記公示系統完成合法性登記。

              四、放收款錨定應收賬款存量操作

               (一)首次放款額度的核算

                  1、原材料供應商應收賬款質押放款額度核算。確定核算基準日。有簽約運輸公司的,收集從基準日起至調查時的承運單,承運單購方尚未簽收的部分為在途貨物價款;簽收承運單暫計入庫貨物價款;收集購方過磅單,與承運單一一核對,數量有差異的,以購方過磅單單為準,調整暫入庫貨物價款;收集已開發票過磅單,并從暫入庫貨物價值中扣除,得到入庫未開票貨款數額;收集已結算發票,并從已開發票貨款中扣除,得到已開票未結算貨款數額。再按前述質押率分別計算對應的擔保貸款額度,加和得出可擔保貸款總額。

              2、工程承包商應收賬款質押價款的核算。確定承包方承包工程支出成本的起點,仔細分辨支出過程中各項開支是否專為應收賬款對應工程所專用,將公用的共用部分剔除,然后統計各種形態的應收價款,運用前述設定的質押率,分別計算出可擔保貸款金額,加和得出可擔保貸款總額。

              核算存量應收賬款質押可貸款額度,擔保公司向銀行出具放款清單就有了依據??少J額與最高授信額比較,若大于最大授信額,則以最大授信額為限向銀行出具放款清單;若小于最大授信額,則以可貸額出具放款清單。銀行依據授信合同、放款清單,與借款人簽訂借款(用信)合同和借據,進行放款操作。

              (二)保中調整在保余額使之與應收賬款存量相對應

              若貸款余額尚未達到授信額度,可從首次放款核算應收賬款存量終點日的次日起,不斷核算新增應收賬款對應可貸額,多次發起放款,直至達到最高授信額度。應收賬款結算時,會使得質押應收款向質押票據或現金轉變,借款人會提出質押票據或現金歸還借款、或調出監管賬戶使用申請。擔保公司則按照前述方法,以最近一次清查應收賬款終點的次日為起點,清查各種形態應收賬款余額,按不同質押率計算可貸額。若可貸額大于在保貸款余額,監管賬戶中的票據、現金可全部調出,由借款人自主支配;若可貸額小于在保余額,則要求借款人用監管賬戶中票據貼現或現金償還在保余額與可貸額差額。如此調整,始終保持應收賬款存量與在保貸款余額動態相對應。

              五、精準化精細化保后管理

              前述收放擔保貸款環節實際上也是保后檢查重要組成部分,不再重述。為提高保后檢查質效,金泰擔保公司還采取以下措施:

              (一)構建應收賬款質押擔保業務關鍵聯系人通訊網絡。金泰擔保公司把供應商應收賬款認定起點前移后,應付方財務部門不再是應收賬款計量數據唯一提供部門。原材料供應商銷售員、簽約承運人、應付方采購經理、應付方驗貨員、應付方財務經理、應付方法定代表人等都是提供原材料供應各環節計量數據關鍵聯絡人;工程承包商項目經理、應付方工程施工經理、工程項目現場監理、應付方工程管理經理、應付方財務經理、工程發包方法定代表人等都是提供工程項目各環節計量數據關鍵聯絡人。按照各環節關鍵人建立通訊聯系網絡,并保持良好溝通互動。

              (二)科學制定應收賬款質押擔保業務檢查表。設定檢查表橫向欄為檢查科目,依次列示各狀態應收賬款狀態如已啟運貨物價款、入庫貨物價款等等,再列質押率欄、擔保額欄;縱向為關鍵聯系人,與檢查科目對應列示核對各狀態應收賬款關鍵聯系人,以及核查時間。保后檢查時,只需在縱橫交叉點上填列數據,再按設定質押率計算擔保額,匯總擔保額得出質押物價值——擔保貸款質押物是否足值的判斷。按照《質押反擔保合同》約定,如果足值判定為正常類擔保項目;如果不足值判定為關注類或可疑類擔保項目,并迅速處置控制風險。列示原材料檢查樣表見表3,工程承包商可參照制表:

              3:

               賬款情況


              賬款數據來源
              啟運階段 入庫未開票階段 開票未(已)入賬階段 總計
              價款 質押率 可擔保額 價款 質押率 可擔保額 價款 質押率 可擔保額 可擔??傤~
                                 
              關鍵聯絡人 姓名 電話 聯系時間 姓名 電話 聯系時間 姓名 電話 聯系時間  
              供應商銷售經理                    
              承運人                    
              采購經理                    
              財務經理                    
              其他負責人                    

              (三)第一時間處理應收賬款質押融資擔保業務中的異常情況。對貨權轉化應收賬款再轉化為票據或現金全過程辦理質押登記手續、擔保貸款受托支付直達供應商交易對方等措施,質押權優先受償、被擔保借款被挪用風險基本得到解決。但供應商在途產品因質量等問題被降價甚至被拒收、工程項目因質量問題被要求返工甚至拒付工程款的風險,仍然存在。通過關鍵聯系人網絡第一時間獲知異常信息后,金泰擔保公司第一時間啟動三方面措施來處置風險。一是迅速開展供應商延伸調查(進一步搜尋供應商資產)并要求增加抵質押物直至足值;二是做好訴前保全準備,隨時準備查封供應商相關資產;三是向應付方再明示按約定渠道結算并暫停結算賬戶資金或票據調出操作。通過前述三方面措施給供應商施加巨大壓力,可有效控制異常情況下應收賬款質押融資擔保業務風險。

              六、探索創新帶來好績效

              在促進“雙循環”,發展產業鏈供應鏈業務過程中,金泰擔保公司探索出新模式,元至7月累積服務供應鏈中小微企業110多家,解決融資需求17,500萬元,取得較好績效。以下選取真實案例,展現金泰擔保為供應鏈中小微企業融資創新探索:

              主營金屬硅貿易的A公司成立于2010年,注冊資金1000萬元,與知名的我省頭部企業B公司合作建立了長期穩定合作關系。A公司具有電、冶、貿一體化優勢,A、B兩公司業務合作規模連年增長:2019年、2020年、2021年元至7月A、B兩個公司間的交易額分別達到7000萬元、15600萬元和7100萬元。雖然B公司承諾A公司開票即結清貨款,但由于金屬硅從啟運、交貨、檢驗、質量數量數據歸集、審批等環節,到貨款確認至少需要2個月時間。隨交易額的擴大,A公司在供貨環節占用資金越累越多、壓力越來越大。A公司為減輕供貨貨款占用壓力也進行了艱苦探索,曾嘗試與金泰擔保公司合作,以開發票貨款額認定應收賬款質押額,結果開票第三天B公司即按支付了貨款;金泰擔保公司又試圖聯系B公司適當延長賬期,B公司稱按照行業慣例見票即付與有賬期,體現在價格上的差異遠遠大于賬期節約資金占用所支付成本,是不劃算的,同時B公司資金充裕,為什么不現付尋求低價格低成本呢。除非A公司自愿延長賬期,很明顯A公司自延賬期融資,不僅對緩解供貨占用資金于事無補,而且憑空多出自延賬期融資成本。

              經過調研,我們認為問題的實質就是供應鏈中中小微資金需求與供給在時間上存在錯配。如何解決?就是讓供給發生在產生需求的時點上。2020年11月底A公司耗盡流動資金參與B公司年底儲貨采購,12月初確認貨款金額2312萬元并明確月底開票結賬,但是后續尚有1500多萬元訂單急需資金備貨并在12月份底前完成。 A公司再次向金泰擔保公司提出授信2000萬元擔保融資意向,授信期間一年。經過認真調研,我們突破固有模式,擬定應收賬款質押+賬戶監管的融資方案:一是將應收賬款確認時點提前到B公司采購部經理確認金屬硅產品入庫;二是通過賬戶監管模式,鎖定貿易回款路徑,由擔保公司監管回款使用;三是將應收賬款質押事宜、貨款正常結算不止付以及貨款結算至監管戶的通知函告知B公司;四是始終與B公司采購、財務經理等關鍵聯系人保持緊密聯系,不斷更新保后檢查表,實行動態管理。擔保方案獲得了評審委員會的批準。擔保期間,按公司在保借款余額2020年12月達到1500萬元,隨后隨與B公司交易量減少,逐步回落清零。隨冬儲原料消耗,到2021年4月份A、B兩公司交易量增大同步調整在保余額至670萬元,到7月底在保余額回落25萬元,A公司現正在擴大供貨預計8月末在保額達到1000萬元,需求與供給基本相匹配。

              (本文作者為湖北金泰融資擔保有限公司董事長、經濟師、高級業務經理)